快递网点老板变跑腿小哥 半个月跑遍整个上

  作者: 陈姗姗

  [ 干呈呈说,再加上厂房和员工宿舍的租金,以及水电费等,一个月的支出就要10万左右。 ]

  “水深火热。”

  被问及一个月来的感受时,干呈呈的脑海里,首先冒出了这四个字。

  干呈呈是中通快递上海九亭北部网点的负责人,去年5月,他买下了九亭北部的网点,加盟中通快递,成为网点老板,负责网点所在区域的所有小区最后一公里快递配送。

  4月1日,九亭北部网点所在的浦西地区,进入全域封控管理,虽然早在3月中旬,干呈呈和网点的近十名员工,已经提前住在了网点所在园区的办公室,但不断被延长的封控时间,让他们首次遭遇没货送的尴尬。

  暂停:有人,有车,没货送

  “4月1日开始,要送的包裹就慢慢变少了,本来以为只会封那么几天,我们网点春节没放假,正好让员工们休息一下,没想到到后来不仅没货送,买菜都成了大问题。”

  其实早在3月份,干呈呈就已经不在自己的小区里居住,把家搬到公司,睡沙发、打地铺,是他和员工们保证临时封控下还能够正常送货的有效方式。

  然而进入4月后,这样的方式开始失效。

  “4月初浦西的转运中心就因疫情管控升级暂停操作了,当晚我们的包裹是拉到浦东的转运中心发货,后来浦东也发不了了,没有货从转运中心过来,自然也就没有包裹可以派送。”干呈呈说,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还挺意外的,因为2020年初新冠疫情刚暴发那会儿,小区也曾一度封控管理,但快递一直没有停。

  而即使在刚刚进入4月的前几天还有包裹可以派送,很多小区也已经不接收快递了,更别提让包裹进小区送到家,这一度也给小区的居民带来不少麻烦。

  4月5日,干呈呈就接到附近小区一位客户的电话,问园区仓库里有没有他的包裹,里面是着急救命用的药。那时候很多路已经封掉了,小区也不让送包裹,干呈呈和员工在仓库的包裹堆里找了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了救命药的包裹,跟小区特别申请才把药送到了居民手中。

  等待:比送包裹还累的志愿者工作

  类似这样临时收到居民或小区求助的事情,在4月上旬也成为常态。

  “大概就是从4月5日起,我开始带着住在园区的员工们到各小区做志愿者,把团购的物资理货分配,再送到居民家里。”干呈呈回忆,由于在小区里送物资需要穿防护服,在小区里的送货强度比平时派送包裹的强度要大得多,“三四个小时下来手套里都是(汗)水。”

  在浦西地区封控之前,干呈呈的网点也曾申请到两张车辆通行证,可以在封控期间在上海市内行驶,然而在公司的转运中心暂停运作后,这两辆4米2和7米6的货车就没了用武之地,直到干呈呈接到一位老板的临时下单。

  这位老板想捐赠近千件防护服和三吨酒精,需要把抗疫物资从嘉定运到松江。

  让干呈呈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车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一小时就可以送到的货物,竟然花费了他一个晚上的时间才送到。“由于是跨区运输,其间要经过不同的村镇,很多路口都封了,导航已经没用了,需要不断地绕路找路,凌晨三点才送到指定地点,回来的路上又遇到好多地方临时检查,卸货后空车返回时有的路口关卡就不认通行证了,需要绕更多的路,直到早上8点才回到园区。”

  即使如此折腾,干呈呈最终也只象征性地收了点油费,“老板本来要给我1万块,但人家是捐赠的物资,我也不好意思收钱。”干呈呈说,“后来几天,也有小区居委会需要物资配送,找我们拉货,我们也没靠这个赚钱,熟的不收费,不熟的象征性收一点。”

  自救:半个月跑遍整个上海

  然而,随着封控时间的不断延长,干呈呈开始有些迷茫了。

  在干呈呈的网点,一部分员工做客服,司机和操作员有底薪拿,另一部分派送员则是按照收派件数量赚钱。除了已成家的员工,大部分员工都住在网点帮他们租的公寓里,平时吃饭也都在园区由网点提供。

  封控期间,园区的饭菜照常供应,被封闭在公寓里的员工也能每天收到园区里做好的饭菜,他们不知道的是,菜价已经比平时涨了三倍。

  “4月初附近的菜市场就关了,虽然中心也有发口罩发菜发消毒水,但要负担所有员工的一日三餐,我们还是最远开到过浦东去买菜,土豆涨到过5块钱一斤,还有在园区住着的员工,每天都要自己找地方做核酸,费用也都是找我报销,一个月下来十几个人就做掉一万多块。”干呈呈说,再加上厂房和员工宿舍的租金,以及水电费等,一个月的支出就要10万左右。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赚钱了。”4月15日,干呈呈把“现公司有车,4米2,7米6通行证各一张,有需要车辆运输可联系……”的信息,挂在了自己的朋友圈。

  也正是在那天前后,他和派件员们开始接市内送单的“生意”,类似闪送、美团等平台上的跑腿小哥,哪里需要送货就把车开到哪里。

  “基本上是早上10点出发,晚上12点才能回来,全天都在开车,这半个月下来上海应该没有什么地方没去过了。”干呈呈说,虽然都是送货,但这样的点对点“跑腿式”配送比之前累多了,关键是每天都是随机的,没有固定时间,没有固定方向,而在以前,他的工作范围基本就九里亭街道七八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这样的跑腿小哥生活,至少可以让本来以收派件为生的员工们不至于一个月颗粒无收。不过,干呈呈也时不时跟他们强调,送一件收个跑腿费可以,“谁要敢在这个时候要天价发疫情财,我知道一个收拾一个!”

  复工:车里会议室里都是打地铺的

  这半个月来,干呈呈送过的市内单从食品到尿不湿,从蔬菜到可乐,最近连星巴克都有了。他甚至还想过搞点副业,把家乡的小龙虾运进上海来卖,不过随着包括中通在内的多家快递企业被纳入第二批复工复产企业白名单,干呈呈又看到了重拾老本行的希望。

  “4月底公司的转运中心开始恢复运转,园区仓库也开始有了新的需要派送的包裹。”干呈呈说,“这两天一直在从员工住的小区里带人出来,根据复工复产的要求,员工出了小区就不能回去住了,我又在园区对面给他们租了两间办公室,现在已经有30多人复工了,车里、办公室里到处都是打地铺的。”

  “现在一天的派送量虽然与封控前每天超过一万票的派送量不能比,但一切都是在恢复向好的方向。”干呈呈说,“其实从3月断断续续有小区封控时,网点就在亏损了,但最难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现在还是要充满希望。”

  而在中通快递总部,3月底也出台了9条帮扶纾困举措,加大对网点小哥的帮扶力度。包括在2021年设立的1亿元“小哥关爱基金”基础上,追加5000万元,对中通全网因疾病、意外伤害等导致生活困难的快递员及其家庭提供资助;在原有1亿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项基金基础上,追加5000万元加大力度保障一线员工健康安全、保障网络安全稳定;追加5亿元贴息疫情专项贷款,助力缓解网点因疫情管控导致的资金压力等。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